中文 | English

新聞專欄 > 艾立克專欄
從產業變遷談何豐改組的艱辛

今天,12月28日電子時報頭版頭條以粗體字「台積電10大客戶齊砍單」為標題,報導半導體製造業的不景氣。看來當前的不景氣不是只有半導體相關產業而已!就在二週前,台中機械大廠也是老工具機廠發函給供應商,通知因為人力很難補充,加以最近普遍的不景氣而決定縮小經營規模,未來會觀察幾年再做進一步的決定。

無獨有偶,上週又有一家上市工具機公司發函通知,為因應不景氣,將自2023年1-6月每周減少上班一天,亦即週休三日,看來傳統製造業也已深陷不景氣當中。

當我接獲那家老工具機大廠的通知時,內心真是震驚及百感交集。這家公司我在1987年收購位於潭子的何豐精密工業公司股權時,很重要的進展是收購該公司林董事長持有連豐何董事長以何豐公司股票抵債的11%股票,收購了這11%的股權之後,我擁有何豐精密公司的股份就達到50.5%,不只是最大股東,也超過了過半的股權,比交通銀行及中華開發信託公司還多,經營權在許多何豐的老幹部眼中才算穩定,也即政策推動才能定於一尊。

猶記得過完戶當天,何豐公司當時的總經理來我辦公室表示“董事長我就知道你一定要持有一半以上”,我很平順的回答他,“當然,你不是告訴同仁,我只有500萬元嗎?”他啞然。因為我收購何豐公司當時李董事長的持股時,是以成立「大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進行的,當時大銀投資公司有10位股東,一位是我,其餘9位都是柏克萊加州大學高階經營班比較志同道合的學員,每人出資500萬元,亦即大銀投資的資本額為5,000萬元,符合當時經濟部對投資公司的規定,我將自有資金留做以後收購其他股東的股權時使用。沒有想到總經理以我只有500萬元告訴同仁,意即我資金不夠雄厚,希冀以交通銀行及中華開發公司來牽制我,重現原來李董事長時的情況。

從這件事,你可以看到購併及當時何豐精密公司組織氛圍的窘境及推動一家公司改革的困難。也可以看到東方式購併與美式購併的習慣大不相同,馬斯克最近也在購併時一舉開革所有董事及高階主管,裁員一半,這在東方國家是行不通的。

再說,那家老工具機廠是台灣早期創立工具機產業的第一批大老,經營的不錯,正趕上台灣產業萌芽發展的黃金時期,因此資產投資豐厚。但是,隨著經濟的變遷、大陸的興起及大量增加的工具機廠形成低價競爭的漩渦,沒有轉型升級以致於今日必須縮小規模因應變局。

經營企業必須與時俱進,不能故步自封,否則環境變遷就難以維持,當前的情況也可以給予台灣產業思考,如何迎向未來? 屹立不搖。


資訊來源:Eric
日      期:2022/12/29


延伸閱讀
     ●  台灣不能發展精密工業?

     ●  小學老師

     ●  上銀機械碩士論文獎的設立

     ●  收購何豐精密公司

     ●  大 學 夢

     ●  伸銅公司的輔導案

更多...

回應


發表回應

您的姓名:


您的電子郵件:


回應:


請輸入下方圖片內的文字(點擊圖片兩下可更換圖片,大小寫不拘)
圖形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