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聞專欄 > 艾立克專欄
台灣不能發展精密工業?

這個禮拜「台北國際工具機展」隆重開幕,久違了,受疫情影響,這個展已經連續二屆停辦。這次的展是疫情後台灣首次舉辦的實體展,因此,國外來訪的參觀者特別多,尤其特別的是這次國外訪客中似乎印度面孔與越南面孔特別多,這可能和這二個國家當前火熱的經濟發展機會有關。

由「工具機發展基金會」主辦的第16屆「工具機研究發展創新產品競賽」也於3月9日舉行頒獎典禮,上銀科技公司以「潛水式高速迴轉工作台」榮獲「數值控制工具機關鍵零組件類」的首獎~優等獎。

這次上銀在攤位展出「潛水式高速迴轉工作台」是使用在放電加工機(線切割機)EDM上,使得EDM的生產效率一舉提升到八倍,這是世界的創舉,有12家放電加工機廠跟我們聯合展出,吸引了參展廠商及國內外訪客的眼光,可說開啟了產業的一個新時代。

這個迴轉工作台是上銀與大銀共同努力的成果,因為其中使用的高品質高效率的力矩馬達是大銀的產品,驅動器也是大銀的產品,也印證我當初很辛苦努力朝機電整合發展,提供客戶Total Solution的方向是對的。今日的這種成果必然會引發世界一場EDM革命性的發展,但是,回頭來看,要在國內建立第一家精密製造廠,其困難度是外人很難體會的。

要創立、經營一家關鍵零組件廠是極其艱辛的,回首前塵,內心仍不免唏噓!

1991年11月16日「機械月刊」在台大校友會館有一場機械業,鋼鐵界及工研院相關人士的座談會,主題是「機械工業關鍵零組件及產品開發中鑄造業的角色與功能」由機器公會的一位常務理事主持,這位人士發言 「以我們業者本身對國內ball-screw(滾珠螺桿)的例子而言,如上銀公司的老板,我一再懷疑他為了ball-screw的投資,因為國內電腦(機械)不用,這當然是有它的問題存在。」

而會中,一位工研院的主管引用一位日本人的話說 「台灣要發展高精度的加工是不可能的,光看台灣的交通狀況就知道不可能。」

早期台灣的產業環境還不成熟,尤其是高精度的關鍵零組件,不只是加工技術人才難尋,即使做出來了,國內客戶也不敢用,即使少數廠商使用,別人也會用以宣傳”他用台灣的元件”,意思是他的用進口的,等級比較高之類的反宣傳,這與日本的環境是完全不同的,日本一定是在國內先用,成長壯大之後才外銷。台灣是要外銷有成之後,內銷市場才會開始,因此過程尤其艱難。但,若非是高精度、高難度、大投資就不會被列為「關鍵性零組件」,要做好它,需要過人的毅力與耐力,在台灣你得還要忍受別人的指指點點,對於現在的年青創業者而言,這段艱辛的過程或許值得參考。

如今,上銀科技的滾珠螺桿(Ball Screw)等的線性傳動定位元件,不只是世界排名第二,德國、日本很多著名的工具機廠也大量使用我們的產品,我們證明了台灣是可以建立高精密工業的。不僅如此,上銀科技與大銀微系統的線性馬達、驅動器整合而成的機電整合服務策略,提供Total solutions提升客戶的附加值服務,近年也被德國、日本大廠紛紛效法形成一種新的服務趨勢。尤其是我們的智慧滾珠螺桿i4.0 BS(Ball Screw)世界第一,可以預測機器的運行狀況及節省耗油(潤滑油)等先進功能,這個發明領先了德、日各國至少6年以上,日本、德國、西班牙同業近年才推出類似的產品。更何況最近台積電的奈米生產科技世界第一,紅得發紫,連日本政府都要重金鼓勵到日本熊本建立半導體生產線來帶動日本的半導體製造業重返榮光。現在,已經沒有人懷疑台積電的技術是世界第一了。

台灣是可以建立高精密工業的。

衷心期盼台灣的人要一代一代的努力投入,讓MIT能夠是高精密、高附加值的代名詞,能夠建立這種國際形象,讓後代子孫有如德國、瑞士、日本般有更好的生存環境。

 


資訊來源:Eric
日      期:2024/05/30


延伸閱讀
     ●  台灣不能發展精密工業?

     ●  小學老師

     ●  上銀機械碩士論文獎的設立

     ●  收購何豐精密公司

     ●  大 學 夢

     ●  伸銅公司的輔導案

更多...

回應


發表回應

您的姓名:


您的電子郵件:


回應:


請輸入下方圖片內的文字(點擊圖片兩下可更換圖片,大小寫不拘)
圖形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