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新聞專欄 > 艾力克專欄

精密機械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2019年十月,台灣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在台中舉辦年度會員大會並進行換屆改選,在會場遇見多年未見的金豐機器公司副總經理蔡有義,他陪金豐張董事長來參加大會。由於出席人數多達千人以上,非常忙碌,沒有多談,但可以意識到這位老朋友在金豐很受重視。

本來想找個時間約幾位金豐機器的一些老朋友喝咖啡聊天,談談當年往事和人生際遇,因為金豐這些年也有很大的變化和轉折,後來因發生疫情,聚會受影響,耽擱了下來。前些日子整理資料,我看到金豐曾總經理的電話,於是向他詢問蔡有義先生的電話而打給他,電話聊了半個多小時非常愉快,往事“可以回味”。

金豐機器公司是我從事大銀企管顧問公司生涯以來,最大金額的整體企管顧問案,時間也長達五年,營運規模也從新台幣近二億元成長超過十億元(現在已經是六十多億元的大廠了),一直等到上銀公司建廠已非常忙碌,才結束這個顧問案。金豐公司是台灣沖床工業的第一大廠,創辦者紀金標董事長是台灣機械工業第一代創業家的領袖人物之一,日語流利和日本業界的關係非常好,具有很寬廣的視野。我跟紀董事長結識是因受邀去中鋼公司客戶大會中演講,談三星五金公司(三星是中鋼公司主要客戶之一)復興的個案,大會結束後他立即邀請我去台北松山機場參觀台北工具機展,金豐設在松山機場沖床展區的攤位及機器,一星期後我們就約在台中敬華飯店見面,確定金豐機器公司的整合顧問合約,說實在,若不是紀董事長,我看台灣機械業也沒有人會提供這樣『大規格』的顧問案。

就在顧問案執行半年之後,金豐不但“轉骨”渡過財務危機,也蓄勢待發往新階段發展,整個組織架構做了大幅度調整;其中包括美國回來的兒子原預定要接掌採購,紀董事長接受我的建議改派到生管,為熟悉金豐的製造、業務做準備,將來可以擔當更進一步的工作;另外一個重要的建議是升任蔡有義先生為製造副理,這是他唯一沒有接受我的建議,他說以金豐的規模人員素質,一個副經理要有大學畢業,至少也要有專科畢業。以台灣當時一般的人力素質,大公司裡高工(高職)已經是很好的水準,蔡有義課長是初級工職畢業,榮獲技能競賽金牌獎,能力非常優異,也有領導能力,但他只有初中學歷,因此沒有被提拔。當時的企劃室曾經理(現在的金豐曾盛明總經理)說:「我們是第一批由紀董事長招考進來十個大學畢業的儲備幹部」,這在當時台灣的企業還少有這種氣魄,可見金豐公司重視人力素質的程度。之後,經濟部長趙耀東先生倡議『大汽車廠』,形成一個熱門的議題,可是,當時台灣只有幾百噸的沖壓廠,還沒有上千噸的能力。沖壓是汽車製造四條線的主力之一,因此『大汽車廠』不能沒有這種在地供應的能力,因而造就了豐田汽車其後技轉金豐公司二千噸級沖床技術能力之技轉案。技術升級如此之大,金豐公司也掌握了機會,派一組人員去日本受訓學習,執行技術轉移案。經過幾個月在日本的訓練回到金豐,他們要執行千噸級新機的建造,實現產業升級的夢想。

有一天,紀董事長跟我說,豐田汽車公司給了金豐這批受訓人員的評價,表現最好的就是蔡有義課長,於是,他將蔡課長升任為副經理。紀董事長很好奇地問我,“你如何鑑識人才?” 這是個大學問,可以說出一大堆標準,但是精密機械業的人才和電子工業是不同的:外文能力相對於機械工業並不是最優先條件,要擔當精密機械的製造部門經理,一定要有機械專業水準,工具機廠最好要有結構的能力,此外,企劃力、聯想力和溝通能力是不可少的,蔡課長具有這些能力。

但是,人才也要經過不斷的訓練和歷練,有沒有給他機會和舞台?一流的團隊容易激發人的潛力,這和運動員一樣,要找比自己強的人來切磋。HIWIN在幹部訓練的教材引用了馬雲的一句話,『阿里巴巴是一個團隊,有你很好。沒有這個團隊,你很不好。』,人和企業組織是互相影響的,一個企業經營者如何做到這種境地? 說得容易,做得難,要達成這個境界也是很不容易的。

台灣的機械工業,年營業額新台幣十億元是一個門檻,無論是整機廠或零組件廠,如何達到甚或跨越新台幣十億元?絕對是個挑戰。能夠超越十億元後,再要去挑戰新台幣二十億元,這肯定更難。因為台灣本地市場不大,難以涵養這麼大規模的企業,何況台灣『細胞分裂』很快,跳槽、挖角盛行,同業陸續出現,大家習於從事價格競爭,現在更面臨中國大陸的更低價競爭,企業要『長大』其實很挑戰。目前台灣機械工業規模包括產業機械、五金加工業,營業額能超越新台幣二十億元的不多,若能超越新台幣三十億元,肯定是這個行業的少數『領導者』之一了,營業額能到達新台幣五十億元者,基本上是業界領袖了,很難再往上成長。台灣半導體產業已經形成『國家品牌形象』,但台灣機械工業相對中國大陸、東南亞、印度僅具有初步的『國家品牌形象』,距日本、德國還遠,有待大家的努力累積。

台灣企業貿易依存度很高,除了內銷型,大體上營業額在十億元以上,大概就一定有外銷,甚至更小規模就需要外銷。人才培訓能力也會影響企業人才的取得和企業的發展,尤其是中國大陸製品輸美被課高關稅後,企業想外移東南亞或美國就更增加難度,語言或財會管理就是一個挑戰,更增加企業組織管理能力的困難度。

台灣大學林立,過去支持產業發展的職業學校已經很少見,大學教育又受制於歐美流行的論文導向,造成學用的落差,尤其是大學學費的限制,私立大學要添置大量機具供工程科系學生實習,難度極高,因此多轉向教學成本較低的旅遊觀光等科系,更造成工科尤其是機械電機科技人才供應減少,造成精密機械工業轉型升級的人力大短缺。

以台灣智慧自動化與機器人協會(TAIROA)為產業界舉才為例,TAIROA每年舉辦自動化工程師與機器人工程師證照考試,鼓勵大家重視實務。每年應考者大概都來自幾所重點大學,而且多集中在Level 1,能夠參與Level 2的就很少了;雖然研究所林立,但有膽識參加碩士級的Level 3 、Level 4 的非常稀少。以HIWIN集團而言,雖然我們祭出高額獎勵金鼓勵在職同仁報考也是一樣,HIWIN給予在職同仁每年的『專業獎勵』 Level 1:6 ,000元(非本科畢業),Level 2 每年7,200元,Level 3 每年20,000元,Level 4 每年36,000元,終身有效;至於新進人員,Level 1及格者幾乎都優先錄取了。為普及鼓勵這項考試,TAIROA全力推動企業界多鼓勵員工參加這項考試,希望形成一種向上學習的良善氛圍。

現在台灣企業經營的大環境和過去十年、二十年有很大不同,競爭方式也有很大的不同;當今機械工業面臨技術人力短缺之苦,我前幾天和台灣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陳金柏副理事長暨智庫委員會主任委員討論,工具機業想轉型升級,必須提高附加值,除了機台組裝及機台性能提升外,也必須有一定的製程Know how,因此解決客戶的痛點就成為機械工業轉型升級的必要條件,軟硬兼施不僅是機械工業界和大學人才培育的挑戰,也是必需具有的條件。

半導體業已經設有『半導體產業學院』,機業工業能否也設有『機械產業學院』?這在當前人力市場轉型的時刻,為這規模偏小、家數眾多的產業培育人才來源,應值得政府、學界及機械工業諸先進思考的議題。




取材自:ERIC (2021/8/4)




回應



發表回應

您的名字:


您的Email:


回應:


請輸入下方圖片內的文字(點擊圖片兩下可更換圖片,大小寫不拘)
圖形驗證碼